蕉叶覆鹿

【王叶】童养媳的正确打开方式

哈哈哈欠°:

#这梗甜死老阿姨了


@墨竹轮回 的童养媳梗www




>>>童养媳的正确打开方式




01.




  别人家的童养媳都乖乖巧巧的,唯未来夫君的话是命。王杰希家的童养媳不一样,小他十岁的童养媳嚣张嘲讽得不行,初次见面的时候,就非常不客气地爬到他膝盖上,瞠着大眼睛看着他,说:“……大小眼啊!”


  “……”那时候的王杰希十五岁,鲜嫩得不行,正值叛逆的年纪,换了别个这样说他的眼睛,他虽然不会炸,但事后使点小绊子什么的也不是不可能——谁叫他家大业大呢——但,彼时膝盖上的小家伙太软、太小了,软得王杰希一只手能折断他的手腕,小得王杰希能一只手,将他完完全全圈入怀里。于是,他只是闭了闭眼睛,然后睁眼,对膝盖上的小家伙说,“有趣么?”


  “有趣,”小家伙笑呵呵的,“他们之前跟我说哥哥的眼睛很吓人,我觉得不嘛……”


  一声“不嘛”软糯非常,王杰希轻笑道:“嗯。”


  小家伙胆子很大,伸手触碰他的眼睛:“就是很普通的眼睛嘛……”


  “嗯。”


  “像是装了星星一样哒!”


  膝盖上的小家伙又小又软。王杰希伸出一只手验证自己的猜测——他一伸手,就把小家伙完全揽入怀里,低头,轻轻地问他:“装了星星一样?”


  小家伙点点头。


  王杰希笑出声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
  “叶修。”五岁的小家伙呵呵直笑,“你的未来老公。”




02.




  叶家家道中落,临去世之前,与王夫人交好的叶妈妈把孩子托付给了王夫人,也就是王杰希的妈妈。叶修没有见过王杰希,但却是见过王夫人的,而且次数不少,早年还是个奶娃娃的时候,就听喜欢把自己抱在怀里的王夫人说“这是我们家杰希的小媳妇儿”,后来他悄悄问妈妈,才得知,王叶两位夫人关系亲厚,早年是闺蜜,说好了将来的孩子要联姻的——这在当时的世家是件很普通的事情,在一双闺蜜间也不过是个可有可无的玩笑。


  但王夫人重情重义,叶家一完,她就从叶修一堆豺狼虎豹似的亲戚手里把叶修捞了出来,带回家,原本只想把孩子抚养长大,没想到,叶修心里有“我是王杰希的老公”这么个概念,也没想到,两个孩子第一次见面,叶修就把这事儿说了出去,并被自家儿子听进了心底。


  王杰希表现得很喜欢叶修,这种喜欢是很光明正大的。


  他以“刚刚失去亲人的孩子最需要亲情”为由,把小孩儿的床划拉到自己房间里,非常有耐心地照顾着叶修,每晚给他洗澡澡,睡前给他讲故事,抽出时间教他识字,周末闲时还会看着食谱给小孩儿做一份可口的儿童餐。


  比亲哥还亲。


  王夫人和王爸爸乐见其成,两人工作繁忙,见儿子能把旧友家的孩子照顾得这么好,就放心大胆地把人交给儿子了,还笑嘻嘻地玩笑:“这可是你的童养媳,你得好好照顾哦。”


  王杰希“嗯”了一声。


  王夫人王爸爸没当回事,长年累月不回家,等下一次回家的时候,叶修已经小学了。




03.




  小学的叶修有了自己的好朋友,因为王杰希宠他的关系,他比在叶家的时候还嚣张些,但王杰希也教得好,为了教导叶修他大学都选的本地一流大学,每天回家给叶修检查作业,听写词语,在王杰希的看管下,好歹是没有长歪。


  ……就是说话很耿直。


  比如“隔壁家的乔一帆老被学校里的傻白甜们欺负,好想帮他搞回去啊”。你问他傻白甜是谁,他说“叫孙翔的富二代”。孙翔他们知道的,孙家的小孙子,可宝贝了,人也很机灵,虽然因为家庭环境的关系没什么城府,但,说人家傻白甜也……


  比如“我们班长喻文州啥都好,就是慢,抄作业都抄不完”。


  比如“王杰希的眼睛是不是又大了点”……


  夫妻俩看着儿子的眼睛,已经上大学的儿子不与小学生多计较,淡定地品着咖啡,闻言只是笑了笑,看向叶修的眼神宠得不行。


  ……王家夫妻总觉得哪里不对。




04.




  叶修长大了些,性格收敛了很多,他本性好,小时候叶爸爸叶妈妈的教育基础打得很好,他越长大,越优秀。


  他聪明,好学,勤奋,努力,有悟性——当然只对他感兴趣的事物而言。面对不感兴趣的东西,这小家伙就时常耷拉着眼皮儿一副“好累累好憔悴”的样子,讨打非常。


  王杰希倒是惯他。


  喜欢游戏机?买。


  喜欢玩游戏?玩。


  前提是保证学习成绩。


  叶修十五岁的时候,正式叛逆,对学习完全不感兴趣,成日丢开课本逃课去玩游戏,被王杰希捉住之后,有些倔强地不开口说话,不辩解,但形容之间没有妥协之意。


  小时候的叶修再皮实也没皮成这样,王杰希从来没打过也舍不得打他,孩子歪成这样,他的纵容是帮凶。他只能心平气和地问:“为什么逃课打游戏?”


  “喜欢啊。”


  “打游戏能打出未来么?”


  叶修偏了偏头,看着他,神色正经坚定:“为什么不能?”


  王杰希没有说话。


  “为什么不能,王杰希,”叶修从小爱连名带姓地叫他,哪怕是三个字,王杰希也能听出其间的亲昵,唯有此次,叶修叫出的这三个字里,没有亲昵和依赖,有的,只是地位平等的交流,“有人喜欢学习,他成了学霸,有人喜欢画画,他成了画家,有人喜欢发明,他成了研究人员……有人喜欢游戏,那也可以成为职业玩家吧。”


  王杰希对游戏了解不多:“职业玩家?”


  叶修目光灼灼:“从万众游戏玩家中脱颖而出,以游戏为职业,打比赛,不停地pk战斗拿冠军,尽情地享受自己喜欢的游戏……我想成为这样的人。”


  王杰希抿了抿唇。他还没习惯自己养的小孩儿有自己独立的看法,但他知道此刻自己心里非常欣慰也非常骄傲,骄傲得想告诉叶修,你可以去做你喜欢的事情,反正万事有我——


  可惜这句话还没说出来,叶修就抢了先:“我想变得强大一点,长成能跟你相配的人——在我的领域里。然后给你你给过我的包容和保护,让你可以做你喜欢的……”


  “叶修,”王杰希打断他。他心底很热,有些听不得叶修无意识的告白,“我知道你的意思了。那么,在你成长之前,还请你继续呆在我的羽翼之下,不要满脑子中二地以为被人保护是可耻的,然后搞什么独立自主。”


  叶修笑笑:“我可不傻,再说,”他扬起小下巴,“我走了,你可咋办。”




05.




  叶修第一次有生理反应,是在与王杰希摊牌表示自己想做个职业玩家之后没几天。


  他在湿漉漉的被单里挣扎了许久,才探出头,露出红彤彤的脸,然后光着脚走到王杰希的卧室——上了小学三年级之后,他就没在王杰希卧室里睡了,而是回到了一开始为他准备的房间。


  王杰希还没睡着,戴着个无框眼镜靠在床头看书,修长的手指翻弄书页的模样禁欲又温雅,叶修门也不敲地跑进去,钻进王杰希的被子里,把自己遮了个严实。


  王杰希奇怪:“怎么了。”


  “……”


  没有回答。这样的叶修确实奇怪,王杰希不由放下书,伸手试图拉开被子,但叶修拽得紧,他无奈:“怎么了?”


  “刚才梦见你了。”


  “哦?梦见我怎么了?”


  “亲我。”


  王杰希楞了一下。


  “吻我。”


  “呃……”


  “抱我。”


  王杰希端正了面色,再次拉,这回一拉就拉开了。宝蓝的被褥里,十五岁的少年白得发光,面颊上晕着两团粉红,看起来……可口得不行。


  叶修看着他,坦荡说道:“做了个春梦。”


  “……叶修。”王杰希的声音哑了下来。


  “呵呵,”叶修笑起来,“不会便宜你的,你等我长大……我靠!”


  第一次亲上叶修的唇,王杰希微笑:“等你长大是理所当然,但,总得让我解解渴吧。”




06.




  叶修在游戏里浪得飞起,他混迹各个网游,无一不是以登顶结尾,然而,他片叶不沾身地从各路游戏里打马而过,最终,却留在一个叫做荣耀的网游里。


  搅风搅雨。


  问鼎封神。


  成为第一个被邀请成为职业选手的玩家。


  这个时候的叶修,十八岁。




07.




  十八岁可以做些什么呢?


  “恭喜你成为职业选手。”王杰希撬开红酒瓶,为叶修斟上一小杯。


  “这还只是个开头,”叶修笑呵呵地接过,“再往后,你还要恭喜我拿冠军的。”


  王杰希失笑:“你倒是自信得很。”


  “想要的果实要自己争取,要自己去浇灌,这是你教我的啊。”


  “我什么时候教你这个了?”


  叶修抿一口红酒,一口下去就晕乎,他双掌交叠,撑着下巴,望着对面的王杰希:“我不是你想要的果实么?”


  王杰希喉头一紧。


  偏偏对面的人,依旧坦荡而直白。他歪了歪头,说:“可以吃了,你要不要来一口?”






FIN。





 @想吃老叶啊 我说我在写王叶童养媳顺便给她看了开头,就给我摸了个鱼的蠢基友。这个老王好苏啊,喜欢。

评论

热度(331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