蕉叶覆鹿

【喻黄叶】沉默是金

新加坡司令:

黄少天非常喜欢叨叨,但关键时刻,他也深谙一个道理:沉默是金。


 


◇◆◇


黄少天哼着歌拧开房门的时候,余光正瞅见喻文州抱着一小束鲜花从走廊上经过,连忙喊住他:“队长队长,这周日你有空不?”


“嗯?”喻文州停下脚步,“没什么重要的事,怎么了?”


“哎呀,那正好。”黄少天左拳击右掌,“叶修这周末过来G市玩儿,我说我们一起招待他呗,尽尽地主之谊,免得他哔哔我们蓝雨小气。你说是不是?虽然G市我熟,但是我自己去招待他显得怪怪的,好像我们蓝雨不讲义气似的,招待规格不行,最好还是你也亲自出面,让他心服口服。”


喻文州从这一长串里自动提取出有效信息:“叶修待几天,机票和住宿订好了吗?”


黄少天愣了愣,“不知道啊,他就说周日上午到,其他都没说,应该订好了吧?”


“没事,我去问问他。”喻文州说,“附近有几家酒店还不错。”


黄少天无所谓地点点头,眼睛瞄到喻文州手里的花枝,随口夸道:“队长今天订的花好看,比昨天送过来那个什么花好。”


“风信子。”喻文州示意手上的花朵,笑道:“还不错。”


两人便结束了谈话,互道晚安,在走廊上分别了。


 


转身的一刹那,黄少天猛然意识到一个问题。


从始至终喻文州压根儿没问起,无缘无故,叶修做什么出现在这里?


剑圣冷静地把两个人的对话在脑海里回放一遍,顿时产生一个可怕的猜测——难道喻文州已经知道了?


不愧是队长,观察力吊炸天啊!


不过也可能是叶修做得真的太明显了,连黄少天周围的朋友都能一眼看出来——都已经这样了,难道叶修以为他还看不出来吗?他又不傻!黄少天恨铁不成钢地摇摇头。


 


事情本身很简单,省略黄少天本人长篇大论的描述、推理、分析,结论只有一句话:叶修喜欢上了他联盟里最好的朋友黄少天。


而黄少天本人的想法也很简单,省略长篇大论的感受、感想、感叹,结局只有一句话:可惜黄少天是个直男。


黄少天是怎么知道叶修喜欢他的呢?


黄少天最初也是很震惊的,难以置信,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,不愿意直面这个事实。毕竟,虽然他是叶修在联盟里超级无敌最最好的朋友,但是这不代表他就愿意接受和叶修搅基,那可是个正儿八经的爷们儿啊!带把的!再好也是带把的!黄少天人生的二十多年中从来没有考虑过这种可能性,以后也不会考虑。


对了,重点是,黄少天是怎么知道叶修喜欢他的呢?这可就太明显了。最开始还是一些可以用直男友谊解释的小事,尽管这友谊显得过于亲密黏糊、情比金坚了些,比如叶修在人间蒸发的时候唯独单线联系了他,走投无路的时候第一个想起来求救是找他,每次见了面都主动约他吃个夜宵(以至于他到了吃夜宵的点总是很自然地问叶修:有吃的吗?),后来更是升级为天天从早到晚聊QQ,互相汇报在哪儿做什么,也不知道两个大男人哪里来这么多可聊的。然后这份直男友谊随着黏糊程度的上升而逼近一个令人震惊的真相,这个临界点在于某天叶修忽然问他:你对Gay怎么看?你有Gay朋友吗?如果你的朋友是Gay,你怎么办?


这就有点太深刻了,超纲题,超出了黄少天丰富而正直的知识范畴。


黄少天一时目瞪口呆,答不出来,就转而思考另一个问题:一个24K纯直男,有可能问出这种深刻的哲学问题吗?


那肯定是不能的啊!


意识到这点的时候,黄少天控计不住计几地回看两人这大半年来的交往,手指划划划半天划不到头的聊天记录(即使对于他来说也有一些过多了),嘘寒问暖(叶修还每天早上提醒他G市天气!你敢信!),吃夜宵时给他夹菜……种种细节,一一对应,无不在昭示着一个铁一般的事实——


叶修,在追,他?


叶修在追他!!


 


黄少天花了很长时间才说服自己艰难地相信这个事实,然而至今拿不出一套有力的措施来进行应对。虽然他不愿意接受和叶修搅基,但是,他毕竟是叶修在联盟里超级无敌最最好的朋友啊!一旦说破了,这朋友还有得做吗?那必然是没有的。


黄少天非常喜欢叨叨,但关键时刻,他也深谙一个道理:沉默是金。


看破不说破,是他留给叶修最后的温柔。


于是,面对叶修的哲学问题连击,黄少天理智地选择了装傻:没什么啊,现在时代这么开放,LGBT享有平等的权力啊!你没看新闻上都怎么倡导吗?你可别想引导我犯下Politically不Correct的错误啊。


这算是蒙混过关了。


然而接下来,他的心态有些走上歧路。叶修的聊天、夜宵、天气预报照旧,但他莫名就开始觉得心里有点烦,而且在看到叶修那个像哭一样的“笑”字头像亮起来的时候,越来越烦。他一方面很想立刻打开看看叶修这次又耍了什么样的新花招,一方面又非常不情愿打开,因为打开了消息就意味着要回复,但他越来越不知道应该怎么回复。


慢慢地,他摸索出一套装傻式回复原则。例如,叶修说,我们兴欣在组织哪里哪里出游,一会儿就出发了,你们呢?黄少天就回,我们队伍没安排啊,我妈还叫我回去相亲呢,我考虑考虑,先瞅瞅那个妹子漂不漂亮。又例如,叶修说,今天G市下雨啊!你们可得多穿点儿,有人出门记得提醒人家带伞。黄少天回,无所谓啊,我今天又不出门,你咸吃萝卜淡操心的干啥呢。总之,务必要做到一张真诚的笑脸贴过来,一记干脆的太极打出去,咬定青山不放松,任尔东南西北风。


同时,他无师自通地辅以了各种女神和X丝聊天时的话题终结技巧,最常见的例如:不说了,我去洗澡了。不说了,我去吃饭了。不说了,队长喊我开会了。然后绵绵不绝的聊天便戛然而止。戛然而止以后,黄少天便一个人坐在椅子上躺在床上站在走廊上,抱着手机,手指划划划,回看好几遍聊天记录,每句话都读得认认真真,每个标点都记得清清楚楚,确保他的装傻式回复是有效而有力的,他们岌岌可危的友谊又安全地度过了一天。


 


——你说干脆不回复?那怎么行,他是叶修全联盟超级无敌最最好的朋友啊!


哪有这么冷漠的朋友呢?


 


在黄少天谨慎中带着烦躁的小心维护中,叶修的消息便也渐渐少了,频率趋向正常,他们超级无敌最最好的友谊终于走到了今天。


今天,叶修猛地提出:“周日我来趟G市呗。”


黄少天从叶修恢复正常的假象中一个警觉:“你来干嘛?”


叶修态度轻松:“来玩儿呀,每次来比赛都打完就走,还没好好逛过呢。”


 “有什么好逛的?周末到处都是游客,人多得要死!”


叶修表示:“那就吃点好吃的呗,我想吃鱼生了。就这么决定了,我买票啦。”


一张截图发过来,周日早上的飞机,特价票,非常便宜。


黄少天盯着那张图看了半天,心想,怎么买那么早的,虽然可以到得早一点多待会儿,但是好早就要起来往萧山机场赶,叶修又不会开车,不知道倒腾几趟地铁……不对,这不是重点!


重点是,叶修到底干嘛来了?


 


黄少天难以理清自己的心情,一方面,他心里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小激动,就像有多憧憬吃顿鱼生似的;另一方面,他又焦虑得不行:据说表白这件事不能通过QQ,容易被误会为不认真,一定得当面表才合适。难道叶修这是表白来了?难道叶修单方面认为他已经接受了他的心意,已经可以吹响胜利的号角?


不行,不行。他们可是超级无敌最最好的朋友啊!这层纸一戳破,朋友还有得做吗?还是要装傻,看破不说破。


然而,单纯的装傻已经不足够了。叶修这个人太固执,颇有些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反骨。他既不想破坏他们的友谊,又不想接受叶修的心意,那么就要在那层窗户纸捅破以前,率先隔山打牛,隐晦地让叶修领悟到自己的心意。


什么心意呢?


必须是一个直男拒绝搅基的心意啊!


 


黄少天想了个办法:他要放叶修鸽子。


放生叶修当然是不可能的,好歹他也千里迢迢飞过来了,鱼生还是要吃,珠江也要逛的。


作为叶修超级无敌最最好的朋友,黄少天决定把这个活计委托给喻文州。


到时候,叶修一到G市,发现全程接待他的都是喻文州,而黄少天本天从头到尾都不出现,必然就明白了他想要隐晦地传达出来的意思:你追得太紧了,我不想见你。


这一招十分巧妙,一方面防止了叶修表白的可能性,一方面又不捅破窗户纸,两个人仍可以很好地粉饰太平,做一对情比金坚的朋友。黄少天想到这一点,心情便变得好了起来。


如他所料的,队长毫无怨言地答应了留出时间,和他一起接待叶修。


计划通!


 


周六打完常规赛的晚上,黄少天对喻文州说:“队长,明天我妈叫我回家相亲,不能接待叶修了。你可要好好代表我表达我的诚意,顺便向他展示我们蓝雨的热情好客啊!”


喻文州愣了愣:“怎么突然要去相亲?叶修好不容易过来一次,你要不要……”


“哎呀!”黄少天说,“我这不是有苦衷吗?队长你又不是不知道,他这次忽然跑过来,不就是想……”他挑挑眉毛,朝喻文州做出一个“你懂的”表情。


喻文州便笑了:“这么自觉?行,你去吧,我到时候和他说一声。”他拍拍黄少天的肩膀,好像在说“放心吧,我懂你”。


黄少天便不由为有这么个战友而感受到了由衷的省心,甚至不需要他尴尬地讲述来龙去脉,就已清楚地看穿全局。


那么,把叶修交给他接待想必也是放心的了。


 


周日的上午,黄少天醒了个一大早。


他其实并没有什么事,什么回家相亲,都是他为了搪塞叶修而乱掰的。但职业选手的生物钟养得好,即便无事可做,他还是早早醒过来,躺在床上睁着眼发呆。


叶修到了吗?


飞机有没有晚点?


喻文州接到他了吗?


他咕咚翻了个身。


G市今天好像降温了,不知道叶修有没有多穿点衣服。


他带的行李沉吗?这个宅男,叫他锻炼也不锻炼,东西拎多点就够呛。


喻文州有两辆车,今天开的哪一辆去载他?


估计他也带不了什么行李,揣两包烟就施施然地过来,一副两袖清风(错误用法!)的样子。


他又翻了个身。


再翻了个身。


还是没忍住,黄少天伸手把床头柜上倒扣着的手机翻了过来,查看消息。


新消息:0。


很好,至少叶修听了喻文州的解释以后没有追过来质问他,估计心里也是有数了。


黄少天放心地扔开手机,精神抖擞地起床了。


他认真洗漱,去食堂吃了早饭,拿鸡蛋的时候食堂师傅夸他:“今天这么早?”


哪里早了?黄少天摸摸后脑勺,莫名其妙。


吃到一半,手机“嗡”地响了起来,他手忙脚乱地打开来,蛋黄沾到了屏幕上也顾不上。只见屏幕上一闪一闪地提示,您收到了一条来自XX天气的短信:H市今天晴转多云,最高温度XX度,最低温度XX度,适合出游……


黄少天习惯性地把它看完了——然后又纳闷,我看这玩意儿干啥?我可真是太闲了,闲得都看垃圾信息了。


他坐在空荡荡的俱乐部食堂里吃完早饭,然后又摸出手机来看。QQ总算跳动了起来,然而全是各式各样乱七八糟的群消息,把别的聊天信息都给挤到了手指要划好几页的位置以下。黄少天心头一怒,全给设置了屏蔽。


他在俱乐部的小花园里溜溜达达地散了一圈步,发现天气渐渐变得好了起来,太阳出来了,总算也是个适合出游的好天气。他把大露台的玻璃门从最左边滑到最右边,又从最右边滑到最左边,自觉也算是练习手部活动的一种了。他取了份早报,从A1版读到F7版,记住了经济版俄罗斯支援非洲某国的金额数量(精确到个位),以及娱乐版某流量小鲜肉女朋友脸上的痣长在什么位置。清晨的读报活动令他感到耳目一新,暗自决定今后也要关心时政,关心地球,关爱世界和平,避免与社会脱节。


最脱节的就是那个叶修,至今没有手机,联系基本靠吼——电话里吼,还得是公用电话亭那种。话又说回来,叶修记得他的号码吗?会不会是忘了啊,毕竟他要记那么多人的号码。虽说他是叶修联盟里最好的朋友,偶尔脑子也会抽一下不是吗?说不定叶修今天忘记他的手机号了。


虽然喻文州手机里存了他的号码,但是叶修说不定拒绝与喻文州同流合污呢?他说不定已经把喻文州看成了自己的同党,一怒之下,不受嗟来之食,不,不受嗟来之手机,说不定反身就去买回程的机票了。对,很有可能!


那要问一问喻文州那边的情况吗?


不行不行,喻文州说不定正在努力帮自己解围,正替代自己战斗在第一线,不能打断他的努力。是非成败,在此一举了。


黄少天回到房间,再次看了看没有新消息的手机——然后把它远远扔到一边去了。


 


黄少天度过了极其漫长的一天,然后又是一天。


到了周二,喻文州方才匆匆归队,直接投入到了下一轮常规赛事的训练中去。


中午吃饭的时候,黄少天找到机会问他:“怎么样,叶修回去了吗?”


“今早刚走。”喻文州说,漆黑的眼眸闪着亮光,带着一点盈盈的笑意。


黄少天便看着他,欲言又止。


“他,嗯,他问了我去干什么了吗?”


“我就照着你的话说的呀。”


黄少天急忙问:“那他什么反应?”


喻文州笑道:“和你想的一样呀。”


 


和我想的一样?


什么叫和我想的一样?!


我想了8种可能,27个版本,每个在大方向和小细节上都大大的不同。所以到底和我想的哪一个版本一样!


黄少天在心中咆哮着,但表面上仍然十分平静,他发挥出了剑圣的特质,因地制宜,开始尝试换位思考。


喻文州认为叶修的反应和黄少天想的一样,关键在于喻文州认为黄少天是怎么想的。喻文州看穿了叶修对他的感情,也知道黄少天不愿意接受这种感情,同样知道黄少天在通过各种措施对于这种感情进行应对。那么,从喻文州的角度看,他很可能是极其谨慎的,对于这些措施的效果抱有怀疑。再加上那种暗含深意的微笑,很有可能是在暗示他,叶修仍然没有放弃对他的感情。


黄少天仔细揣摩了一番喻文州的表情和语义,心中已是十拿九稳。当晚他回到房间,掏出手机,深吸一口气,给叶修发消息:你回H市了吗?


老叶:[大兵叼烟][大兵叼烟]早就到啦,还等你问?


黄少天从这语气中感受到了淡淡的怨怼——叶修是怪他没有早点关心他?


心中的烦躁又一次升起,连带着这两天来的忧心思虑,辗转反侧——黄少天心头果断,手速飞快,消息就发了出去:我这回没去接你,你知道是为什么吧?以后没事不要总是找我了,我又没你那么闲,我很忙的好吗?你再这么天天贴着我,队长就要不高兴了。


黄少天盯着那个发送消息的小菊花转啊转,不到1秒,这条消息便穿过千山万水,从G市飞往H市,发送成功。


黄少天继续盯着屏幕,手指紧紧地捏着手机,出了一手心的汗。


对面的消息也回得很快。


老叶:文州才没那么小气好吗?


老叶:得了,忙你的去吧,我这儿也没事了


老叶:之前多谢啦,剑圣大大


黄少天看到那句“没事了”,嘴上总算松了口气,仿佛圆满地解决了一桩大事。


然而胸口却蓦地一痛,像是失去了什么。


 


叶修说话算话,再也没来主动找过黄少天。他就在这种平淡如水的生活里一切如常,训练、比赛、睡觉,没什么变化。


可能还是有变化的:早上没有人给他发G市的天气预报了,只有订阅的H市天气预报每天准时推送。俱乐部聚餐,吃到了超级好吃的东西,黄少天兴致勃勃地拍了小视频,然而点“发送”之前,却忽然恍惚了——发送给谁呢?最重要的是,没有一个人让他天天死皮赖脸拉着JJC了,也没有一个人以局外人的角度心平气和跟他聊上一场比赛的失误,一边互怼一边切磋,更没有人在周六的晚上给他发消息:今天打得不错哎,剑圣大大!


黄少天开始觉得不习惯了。


他在这种如坐针毡的不习惯之中煎熬了一阵子,查看手机的频率比从前还高。郑轩有次路过,看见他坐在那儿对着QQ发呆,奇怪地问:黄少最近这是怎么了?旁边的徐景熙戳戳他:恋爱了呗,这都看不出来?他都春光满面几个月了,最近又突然冷着个脸,患得患失的,比队长还明显好吗!两个人在背后鬼鬼祟祟地编排他,黄少天怒而回头,开口就要反驳。一见吸引了仇恨,这俩怂货一溜烟就跑了,一边跑还一边扔下一句:跟女朋友吵架的人惹不起,惹不起。


去他们的女朋友!他一个自己都快弯了的单身狗,哪里来的女朋友?!


 


……等一下,快弯了?


黄少天一个晴天霹雳,被自己心里下意识冒出来的想法吓得一头黄毛都差点炸了起来。徐景熙的话又开始魔音绕梁:患得患失,患得患失……黄少天怔怔地坐着,他和叶修的来往历程在脑海里哗啦啦翻过去,每个节点都和他的情绪转变对上了联系。徐景熙说他是恋爱了,还说他和恋人吵架了。不对,他和叶修勉强算是吵了架,但是他什么时候恋爱了?!


每天早上互相提醒对方天气,随队活动遇到什么好吃好玩儿的就发带着定位的小视频,夜宵,竞技场,临睡前的晚安……黄少天开始回想朋友们曾经和他聊过的感情经历,后知后觉地意识到,他和叶修的互动,和异地恋又有什么分别呢?


他根本就是谈了一场无知无觉的恋爱,连带着心情也一波三折,就连烦恼也是带着点得意和开心的。


也许这就是叶修的打算了。用那些默默无声的温柔,温水煮青蛙一样把他溺在里面,烈火把这水烧得滚烫,他却早就已经魂销骨软,跑不掉了。


也许叶修根本不打算明说,也根本不打算主动表白——他只稍用那双黑漆漆的眼睛望他,黄少天自己就心痒痒地上钩了。战术大师连谈恋爱也讲求战术,迂回含蓄,以退为进,三十六计频出,悄无声息就把猎物撩到了心里去。


谁说的来着?玩战术的心都脏!黄少天可算是心有戚戚焉了。为了谈个恋爱,叶修这么多手段都悄悄地用上了,他还能不给个面子吗?他们可是超级无敌最最好啊!


 


这周打完了比赛,黄少天在QQ上戳戳叶修,若无其事地说,兴欣今天发挥好像还可以啊?


叶修说,那必须的,感受到了霸气没有?


黄少天说,那也没有蓝雨霸气。


叶修说,等着我们虐你!


一来二去,两个人这算是恢复了邦交。


在队友们看来,黄少天是迅速地又陷入到几个月前的“热恋”状态中去了,整天抱着手机看个没完。对于黄少天来说,区别还是有的:叶修不再频繁地主动找他了,但是这也没有什么关系,他可以去找叶修啊!两个人里总有一个人要主动一些的。从前他们超级无敌最最好的时候,不也是靠他总找叶修吗?维持这种交往并不困难,反正他总有无限多想对叶修说的话,叶修也喜欢逗他,每次都逗得他炸毛,但是心里却一点都不生气,反而总是甜蜜蜜的。


 


黄少天自己春风得意,总算也从那些自我纠结中抽出心思去关怀队友了。这不看不知道,机会主义者目光一转,立刻敏锐地发现:喻文州似乎也谈恋爱了!


这迹象也太明显了。喻文州本来就脾气好,最近更是连眼睛里都闪着亮光,每天心情好得出奇。以前队员犯了错,他也会严肃地进行一些批评,气场强大,很有威信,训练营的小孩还挺怕的;现在他也批评人,但是表情那叫个春风化雨。从前他虽然是本地人,放假并不总是回家,如今一放假就没了人影,也不知道是上哪儿约会去了。有一次黄少天路过喻文州的房间,还听见喻文州在里面讲电话,语气极其温柔;隔了一个多小时办完事回来再次路过,里面电话粥还褒个没完。


岂有此理,怎么比我和老叶黏糊得多?黄少天不服,黄少天委屈,转头就去扣扣上敲叶修去了。


然而叶修最近似乎很忙,消息也回得慢,导致黄少天心头这口气一时半会儿没能吐出去。


但是不要紧,黄少天已经悄悄谋划好了:等着下次有空请叶修到G市来玩儿,到时候猛地公开,多半能吓大家一跳。他在心里演练了无数遍秀恩爱撒狗粮的举措,怎么去暗搓搓地牵叶修的手,怎么煞有其事地给队友引荐(大家好,给大家介绍一下,这是我的男朋友!@叶修),怎么嘲笑大家的目瞪狗呆,想着想着就乐得不行。


 


一夜之间,仿佛灿烂的春光降临了蓝雨,以队长和副队长为首,带领着全队上下喜气洋洋,干劲十足,常规赛也是一路高奏凯歌,赛绩节节高。


这天打完了比赛,黄少天当仁不让以出色的表现拿下了本场MVP,蓝雨的总名次随之前进一名。气氛轻松的记者会结束了,郑轩提议:“队长我们去庆庆功呗!隔壁那家KTV想必非常思念我们了。”


众人纷纷附议,蠢蠢欲动,喻文州想了想,低头发了个消息,抬头笑道:“行啊,我来订个包厢。想订点什么吃吗?”


一行大男生浩浩荡荡开往KTV,在宽敞的包厢里坐好了,没几分钟就群魔乱舞地嗨起来。喻文州倒是没什么玩乐的兴致,坐在角落里摆弄着手机,又出去接了两个电话,一回来就见一帮人停了唱歌,老实围成一个圈儿,看他进来,齐刷刷抬头,眼神贼亮。


“队长,来玩桌游呗?”


喻文州笑道:“不唱歌了?”


“嗨,咱们好久没真心话大冒险了,队里的感情都疏远了!来来来,必须联络起来。”


喻文州无可无不可,心下也清楚这群年轻人蠢蠢欲动地想干什么,便从善如流地入座了。果不其然,头两个就转到了他,喻文州四下一看,队员们的眼神那叫个期待,他于是笑了笑,说:“我还有别的选择吗?”


“队长你可一定得选真心话,问题咱们都想好了!”


“唔,那就问问看?”


郑轩摩拳擦掌,郑重其事:“请听题:你和你的最近一任恋人怎么在一起的?”


喻文州大方道:“嗯,其实也就是最近的事吧?我们不在一个地方,对方飞过来表白,就在一起了。”


“什么?!竟然是倒追!”众人大吃一惊,“队长艳福不浅啊!羡慕嫉妒恨!!”


徐景熙好奇不已:“不对,以前倒追过队长的女生也不少吧!这妹子有什么特别的战术吗?”


喻文州想了想:“特别的战术……送花算吗?”他忍不住笑了笑,“不知道哪里学的昏招,每天网购一束花送过来,买什么花也不挑,白菊都送过。”


郑轩张大嘴:“哗,这妹子心可真大。”


喻文州摇摇头,忍俊不禁:“看着好看就下单了吧?这人平时都特别聪明,这会儿倒是老犯傻。有一次说吃到一种荔枝好吃,专门垫了点冰打包空运过来,我收到打开一看,标牌上还写着产地G市。”


“哎哎我记得,好大一箱呢!”宋晓咋舌,“这姑娘怎么好像有点儿傻乎乎的?”


“可能恋爱中的人智商会下降吧?”喻文州笑道。


“呸呸呸!”黄少天这下跳起来了,“队长你秀你的,别随便代表别人啊!我家那个就一直智商非常在线的好吗。”


“什么什么,黄少快说说!”


这下有了名正言顺的秀恩爱时机,黄少天怎么会放过?方才听喻文州秀了半天,他这么一对比,觉得自家老叶真是又聪明又善解人意,瞌睡就递枕头那种,细致入微、体贴周到,从来不做这种傻事,顿时油然而生了一股优越感。当下便得意道:“我们家那位追我那是追得超级用心的,三十六计听过不?估计他用了没有二十计也有十八计了。什么欲擒故纵,旁敲侧击,顺水推舟,温水煮青蛙……统统是用得炉火纯青,恰到火候。”


“呃,那些不是三十六计吧?”


“这是重点吗!”黄少天鄙视,“重点是他通过超凡脱俗的聪明才智,才搞定了优秀的我,我们可谓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了。”


“切,不就是套路深吗!”众人也鄙视。


 


喻文州好奇道:“之前没听你说起过,不是G市本地人吗?”


“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?”黄少天冲着喻文州挤挤眼睛,一脸“你懂的”。


喻文州看着他,笑了笑,好像有点疑惑似的。


 


众人又去问喻文州:“你们家妹子有什么套路吗?”


“套路倒是没有。”喻文州道,“就是一开始担心我不能接受这种关系,找我们的共同朋友帮忙旁敲侧击了一下,算是试探吧?”


“噢噢,这么用心啊!”


“我家那个对我也可用心了,天天给我发G市的天气预报,哎呀,真是啰嗦得不行。”黄少天不服输道,同时惆怅地想:自从上次拒绝去见老叶以后,他就再也没给自己发过天气预报了,反而自己还得天天给他发H市天气预报,好气啊!


“这真是挺贴心的啊……”众人纷纷羡慕。


黄少天正好说到这里,转头去问喻文州:“队长,你也是异地吗?你们都什么时候见面啊,我怎么感觉忙得都见不上面呢!”


喻文州向他看看,“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?”


我什么时候知道了?


黄少天一头雾水,跟喻文州两人不在一个频道上地面面相觑。


 


包厢的门啪嗒打开了,一个人回头冲服务生道了声谢,施施然地走进来。


房间里顿时安静了片刻,又轰地一下热闹起来:“叶神?你怎么来了!”


“你们今天不是也要打比赛的吗?兴欣最近势头很猛啊!”


“难道是来蓝雨谈生意来啦?夜雨声烦我们可不卖啊!卖掉黄少还是可以考虑考虑的。”


黄少天好像被这忽如其来的惊喜砸中似的,一动不动地愣了片刻,嘴上下意识呛道:“滚滚滚,老子卖艺不卖身!”然而他的眼睛已经诚实地黏在了那个人脸上,呆呆地看着他走进来,懒散的眉眼被KTV暧昧的灯光照得格外温柔。


“大家好啊。”来人笑着打招呼,“我们刚好在隔壁省打客场,结束得早,就顺便过来看看。”


这话说得奇怪:什么叫顺便过来看看?蓝雨众人面面相觑,都感觉自己错过了什么重要信息似的,一时十分茫然。


来人见状,好像也愣住了,修长的眼睛向沙发座上瞥了过来:“咦,他还没有和你们说呢?”


黄少天好像被这目光撩了一下,胸口一热,心脏激动而紧张地跳动起来。他感觉大脑有点儿充血,那些幻想过的引荐男朋友的场景倏地在脑海中涌动个没完,令他起身的速度慢了一点,竟然被喻文州抢在了前面。


喻文州站起来,几步就走到了门边。


叶修正在脱厚厚的大衣和围巾,喻文州便替他接过来,顺手挠了挠他的后颈。叶修缩着脖子偏头看他一眼,有点茫然,喻文州好像被那不在状态的眼神逗笑了,刚笑了一下,又有些不好意思:“正准备说,还没来得及呢。”


 “哦。”叶修说,径自转向蓝雨队员们,“那给大家介绍一下,我是他男朋友,都认识的哈。”


 


众人目瞪狗呆。


 


KTV里就地召开一场小型记者会。聚光灯,话筒,嗷嗷待哺的人群。


“哪里哪里,是文州自己有眼光。”叶修谦虚地答记者问。


“什么拐了你们队长,这是荣耀之神的青睐好吧!”叶修耿直地答记者问。


“这个嘛,还是要夸少天助攻得好。多亏他暗中报告行踪,给我们牵线制造相处机会,还帮着试探文州的态度,我才卡得准时机啊!”叶修高兴地答记者问。


 


“我也是因为少天总提到你的事,才猜到你的想法的。”喻文州笑道,“多亏少天了,没有他帮忙的话,我们可能还要好久才能试探到对方的心意。”


“啊——”黄少天干巴巴地说。


 


他看着叶修被喻文州扣住的手指:修长的,白皙的,灵活的。它们来回搅动着他胸腔里那摊黏黏糊糊的心。


纷扰的回忆拍到脸上来——叶修找他一个人帮忙,见面又问他:“就你自己啊?”喻文州直白地说:“是不是去见过叶秋了?”叶修约他吃夜宵,他自然而然去问喻文州:“叶秋请吃夜宵,一块儿去呗?”叶修给他夹菜,然后又顺手给喻文州夹菜,十足照顾后辈的好前辈样——那道菜是白斩鸡。叶修问他:“今天放了假你们队什么安排?”叶修提醒:“你们那儿今天下雨,有人出门记得让人带伞啊。”叶修和他汇报自己的行踪:陪苏沐橙逛街,照片里面购物袋叠成小山,黄少天幸灾乐祸地哈哈笑,转头和喻文州分享快乐:“叶修就该多锻炼,看他这个弱鸡样,该!”


 


黄少天觉得心脏很痛,非常尖锐那种,令他不得不茫然地捂住胸口。


这太奇怪了。他有什么理由觉得痛呢?这场故事,从头到尾,都与他无甚关系。


他未曾在这一波三折的心情里失去过什么,毕竟也从未得到过。


 


故事的两位主人公正矗在暖黄色的灯光下:一个光明正大搂着另一个的腰,喻文州喝了一点点果酒,耍赖似地倚在叶修身上;叶修被他的重量压得往一边歪倒,又被他搂腰的手给带正了回来,好气又好笑,伸手敲一下他的额头。两个人在座位上靠得紧紧的,像两只下雪天山洞里的小动物。


众人被肉麻得一个倒仰,大呼no law to see;黄少天没有说话。


叶修想到什么,偏头看他,真心实意地说:“上回我过来还说请你吃个饭呢,结果文州说你回家相亲去了。怎么样,剑圣大大赏脸吃个夜宵呗?还没谢谢你呢。”




这一刻,全世界的目光都好像聚焦在他身上,黑洞洞的,炽热的,嬉笑而漠然的。


 


黄少天没有说一个字。


 


 


- 沉默是金·END -

评论

热度(2356)